故事:入宮一趟,我放著王爺不嫁,和隔壁賣綢緞的傻小子私定終身

每天讀點故事 2021-02-12 檢舉

故事:入宮一趟,我放著王爺不嫁,和隔壁賣綢緞的傻小子私定終身

本故事已由作者:菀彼青青,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十五歲那年,我闖了個不大不小的禍。

我把如意巷綢緞鋪柳掌柜家二小子給打暈了。

說起來這事兒,其實不能全怪我,誰讓那壞蛋整日不務正業,總喜歡趴在我家墻頭上偷看我洗澡呢?

那日午后,我大汗淋漓地剛將洗澡用的大木桶裝滿水,還沒來得及關窗脫衣服,就無意間瞧見西墻外鬼鬼祟祟地冒出個大腦袋。

我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那搖搖晃晃的大腦袋是柳子信。

那柳子信被我當場抓了個現行,可誰料他偏偏還嘴硬的很,一邊掙扎一邊不服氣的對我叫囂,“你一個魚販子家的閨女,小爺稀得看你?你渾身都是臭魚味兒,快放開小爺!”

他張牙舞爪不服不忿的模樣氣得我渾身顫抖,一時激憤,我揚著頭奮力揪住他的脖領子,狠狠地將他拽到石碾子旁,只聽“砰”的一聲,我倆都傻了眼。

他的頭不知怎的就撞上了石碾,不知怎的就忽然血流如注,不知怎的他就翻著白眼像條臭魚一般癱倒在地。

在癱倒在地之前,他還拼力發出一句聲嘶力竭地嚎叫,“不好了!貴妃家的侄女要殺人了!皇親國戚真是惹不得!”

我被唬得不輕,疑心他是裝的。在我和柳子信不止不休的幾年斗爭里,他蒙騙過我無數次,所以我故意用力又補踢了他幾腳,一踢,我傻了,他好像真的不動了。

當天傍晚,胖胖的柳掌柜便帶著伙計們堵住了我家大門,要求沈家給柳家一個交代。

平日里像笑面虎一般的柳掌柜很懂得攻心,他不哭也不鬧,只是面無表情地在門墩上一坐,沉默得像一尊佛。

這可把我爹娘都嚇住了。

這如意巷的人都知道,宮里最得寵的玉貴妃是我的親姑母,為了避嫌,我們沈家至今仍安安分分的在街上賣魚,因為但凡做得出格些,便會被人朝中言官說三道四,指責外戚仗勢欺人。

那柳掌柜一貫最疼他家的二小子,平日里寶貝金蛋一般的寵著,如今那二小子被我弄傷了頭,我爹娘點頭哈腰向他百般賠不是,可他只是閉著眼睛,不言不語,滿臉委屈。

七月盛夏難當,最后我爹心一橫,拿出一把殺魚刀將我從如意巷的西頭追到了東頭,正當我跑的雙腿抽筋,準備倒地認命時,一匹快馬在我家停住了。

一名青衫宮人的尖嗓子瞬時響徹了整條如意巷。

“沈家小女沈知君任性妄為,傷人無辜,貴妃命其速速進宮受罰,不得有誤。”

2

宮廷幽深華貴,可我從沒來過。

其實我與姑母也沒過幾面,我只知她是當今皇帝心尖上的人,而且,她頗有主意。

在大良,我們沈家始終被很多人在暗地里笑話。

“哪朝哪代的皇親國戚像沈家這么窩囊?嘖嘖,在街上販魚,恐怕這輩子都洗不掉那股子腥氣味。”

“聽說貴妃幼時被父兄賣給了王府做奴婢,怕不是貴妃心里一直在恨沈家吧。”

“你說說生女兒有何用?自己富貴了也不提攜一下母家,嘿,還真是不如我家那幾個臭小子,調皮是調皮,但孝順的很啊。”

這樣刻薄的言語,沈家聽了很多年,貴妃也聽了很多年。

但是,姑母自有她的道理,沈家也有沈家的骨氣。

我爹和幾位叔伯早已習慣做販魚的營生,覺得做個草民也很好,真若是靠著裙帶謀個官位,真能有在如意巷這般逍遙自在?

在我們沈家的小輩里,除了二伯父家的大堂兄憑借著真才實學在朝里做了個五品官,其余的都安分守己過著平淡的日子。

我的兩個親姐姐都已經嫁為人婦,一個嫁的是如意巷劉員外家的長子,一個是如意巷里最一本正經的私塾先生。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之家,但都是舉案齊眉恩恩愛愛。

作為沈家最小的女兒,我不知怎的天生反骨,自幼便任性驕縱,喜歡打抱不平。

我與那柳子信結仇,便是因為他在九歲時搶了隔壁阿蘭小妹的糖葫蘆,被我逮住狠揍了一頓。

那時我才六歲,就已經心狠手辣,將他的臉撓出火辣辣的血印子不算完,還搶走他的錢袋子,一口氣給阿蘭買了十根糖葫蘆。

阿蘭妹子人小胃也小,將其中九串分給了我,而我便很豪爽地蹲在夕陽下瞬間將九串糖葫蘆啃了個精光。

柳子信得知此事后相當惱火,他領著一群臭小子當眾起哄給我取了個甚是難聽的外號,“沈九串”。

入宮前,我爹娘和叔伯生怕我惹事,殷勤惶恐地往青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