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志:遠超過白銀的保定吳建臣奸殺串案

資訊早早看 2020-09-08 檢舉

探索各類刑事案件,或未破案件

從而達到警示的目的

保定本來是河北首屈一指的城市,自從省會定為石家莊以后,該城市受到一些影響,好在不是很大。保定是重要交通樞紐,縱貫全市的京石(石家莊)、京深(深圳)、保衡(衡水)等主公路干路每天都有數以萬計輛、人流通過,構成了城市曲的一個樂章。當九十年代第二個春天到來時候,幾條主要公路沿線卻接出現不和弦的音符:連續出現裸體女尸。

4月16日一大早,近郊清苑縣阮莊村農婦趙文艷便來到了責任田干活。這個勤勞的農婦剛走進麥田,就發現田里似乎有些異樣。她仔細看過去,發現田中躺著一個什么東西,似乎是死豬。

趙文艷很生氣:不知道村里誰家這么缺德,自家死豬往別人地里面扔。

罵歸罵,總不能讓“死豬”留在地里面發臭。趙文艷只能走過去,試圖將死豬拖到路邊。

走了十幾步,趙文艷突然發現死豬身上還蓋著衣服。

奇怪了?誰家扔死豬還要蓋衣服!

趙文艷狐疑的仔細看過去,突然發現衣服下伸出一雙涂了紅指甲的人腳。

趙文艷嚇得雙腿發軟,連跪帶爬的逃出麥田:我的媽呀!這是一具女尸!

接到報案后,保定市、清苑縣公安局的領導帶刑偵、技術人員相繼趕赴現場。

現場位于阮莊村西北,市勞教所果園圍墻南側麥田中,距保衡路500米。

1993年,農村文化生活很貧乏,聽說有了殺人案,周邊幾個村幾千農民都來看熱鬧。趙文艷家麥田被踩得一塌糊涂,現場已遭嚴重破壞,已經無法獲取腳印和其他痕跡。

根據尸檢,死者是一個年輕女性,估計在25歲左右,尸體全裸,一絲不掛。

死者可以斷定是被殺死的,頸部有環形表皮剝脫,球瞼結膜有出血點,舌骨大角折斷,食道后壁及喉室有出血,應該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死者右手指有兩處表皮的挫裂傷,這應該是和歹徒搏斗,用力抓撓歹徒所致。帶血衛生紙5塊,可以是歹徒被死者抓傷以后,擦拭血跡留下的。

死者陰道里面提取到精液,還有兩處撕裂傷,可以確定是被奸殺的。

根據尸體情況判斷,其死亡時間應在12個小時以上,即1993年4月15日18時至22時。

死者雖年輕,打扮并不時髦,衣服和黑色半高跟皮鞋均是老舊的式樣且廉價。

根據這些東西判斷,死者并不是城市人,應該就是鄉鎮的女青年,經濟條件不好。

除了衣物以外,現場沒有留下死者的任何東西,首飾、錢包、背包、身份證都不翼而飛。

唯一有價值的,是死者衣服口袋上縫著一個名字“李夏群”。

探案志:遠超過白銀的保定吳建臣奸殺串案

根據現場來看,目前不能確定是什么性質案件。警方傾向于搶劫強奸殺人,死者和歹徒并不認識;但也不能排除是報復奸殺,死者和歹徒有什么糾葛。

那么,死者和歹徒究竟是本地人還是外地人?這是流竄作案還是本地作案呢?

警方傾向于歹徒是本地人,原因也不復雜。

這處麥田雖在路邊又靠近有警察的市勞教所,似乎不是一個適合作案的地方,實際上卻非常隱蔽。在麥田中即便出現激烈搏斗和叫喊,外面的人也難以發現。

歹徒選擇這個地點作案,說明他對環境很熟悉。即便歹徒不是本地人,也是長期或者曾經長期在保定生活過的。

那么,死者是不是本地人?這個不能確定,因為沒有任何可以證明死者身份的證據。

沒有辦法,警方只能先搞清死者的身份。

很快,保定地、市新聞媒介播出或刊載了《尋人啟事》,1000份《協查通報》迅速發往各有關市、縣派出所。查找受害人衣著,隨身物品產地工作任務量及難度很大。20多天很快過去了,警方偵查員們走村串戶,晝夜連續奮戰,行程數萬里,共查獲與無名女尸類似失蹤人員17人,查否與死者衣袋上同名的“李夏群”19名,但案情卻毫無進展。

既沒有找到兇手,也沒有查清死者身份。

前后折騰了4個月,仍然一無所獲,保定市下屬的17個縣根本沒有死者失蹤的記錄。

第二起案件又出現

雖勞而無功,畢竟人命關天,保定警方并沒有放棄偵查工作。

萬萬沒有想到是,新的案件又發生了。

8月30日晚上7點,一個過路司機在保衡公路清苑鎮東一處玉米地小解,卻聞到一股刺鼻的惡臭,似乎不像糞便。司機好奇的朝著玉米地里面走了400米,發現里面有一具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