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嫁三夫,事有多荒唐,心有多殘缺

婚姻與家庭 2020-08-01 檢舉

一女嫁三夫,事有多荒唐,心有多殘缺

2014年9月下旬,一則《南京女子一女嫁三夫……》的新聞在各大媒體瘋轉。原來,該女子本已有老公,但因老公長期出差不在家,不甘寂寞的她竟通過網聊與另外兩名男子結婚,直到其中一位丈夫在家收拾房間時意外發現藏在床底的妻子與另一個男人的婚紗照,事情才曝光……

文 | 若溪

2014年8月17日,山東男子趙剛向南京江寧警方報案,稱其妻子蘇默除自己外,竟然還有兩個丈夫,其中一個丈夫還與自己同住一套房子。離奇的劇情讓民警目瞪口呆,大家都以為趙剛腦子不正常。可趙剛衣著整齊,目光鎮定,根本不像精神有問題,也不像說謊。仔細詢問后,趙剛對妻子與另外兩個丈夫結婚的時間和地點說得一清二楚,在場的人無不感到驚訝!

歸案后,蘇默對自己的重婚事實供認不諱,并且說自己對3個丈夫都是真愛。一個女人同時應對3個丈夫,她出于什么樣的心理?又是如何“分身”而不出岔子的?

舊愛投誠,無法拒絕的初戀

2008年12月初,歷經5年的愛情馬拉松后,蘇默還是背著在北京工作的老公,悄悄地隨初戀施曉去他的老家鹽城舉辦了婚禮……

蘇默,原名吳莉萍,1984年出生于江蘇淮安農村,大學畢業后在南京一家電氣公司做文職。自讀初中以來,吳莉萍一直寄宿在學校,因此獨立性非常強,行事一向我行我素。因喜歡蘇慕的散文,還給自己取了同音的網名“蘇默”。

2003年,19歲的吳莉萍在網上與施曉相識相戀,并一直以蘇默的名義與其交往。施曉比她大3歲,老家在江蘇鹽城,也出生在農村,大學畢業后在南京鼓樓區一家器械公司做內勤人員。他為人憨厚,做事極有耐性。墜入愛河后,他將女友帶回江寧區翠屏灣花園城姥姥家一套閑置的房子里同居。

可是,施家父母卻棒打鴛鴦,他們希望兒子找一個家庭條件好點的兒媳,堅決反對兒子娶“灰姑娘”吳莉萍為媳。然而,這對年輕人卻棒打不散,誓言一生相守,希望時間能沖淡家人的偏見,早日修成正果……

直到2008年元旦,施家父母仍未松口。跑了5年的愛情馬拉松卻不見終點,吳莉萍漸漸感到疲倦。而此時的施曉為賺錢買房,轉做外勤跑銷售,每個月都要出差十天半個月。于是疲倦又孤寂的吳莉萍在虛擬的網絡世界里與網友打情罵俏,尋求慰藉。

2008年3月,網友李濤對漂亮又有女人味的吳莉萍一見鐘情,并展開瘋狂追求。李濤陽光、剛毅,男人味十足,祖籍江蘇南京,在北京某特殊部門上班,每年只有一次探親假,平時只有出差順道才能回家探親。

網上相識后,兩人聊得十分投機,常常視頻,而且聊到凌晨還感到意猶未盡。3月8日婦女節那天,吳莉萍沒事上街閑逛,看到成雙入對的情侶手捧鮮花,卿卿我我,內心的孤寂感油然而生,想找李濤聊天,可李濤的頭像一直都是灰的。就在此時,李濤卻打來電話,幽默地說:“我在火車站,見個面吧,你若不來,我就倒插門嫁給火車站,不走了!”

看到李濤手捧99朵玫瑰,想想坐7個小時的火車就為給自己送一束花,吳莉萍激動得淚流滿面。李濤又帶她去逛商場買高檔化妝品,還帶她去美食街,幽默的語言充滿了溫暖和憐惜,吳莉萍久違的激情完全被點燃。在李濤的綿綿愛意中,吳莉萍全線“崩潰”,當晚,兩人就在賓館開了房……此后,兩人一有空就泡在QQ里,總有說不完的話。

半個月后,李濤再次來南京,并奉上鉆戒求婚。面對意外收獲的愛情,想想等了5年卻還是未知數的初戀,已經厭倦等待的吳莉萍接受了李濤的求婚,并在老家淮安與他領取了結婚證,還約定等李濤轉回南京工作就買房子補辦婚禮。

此時,施曉出差未回,吳莉萍竟然將李濤帶回翠屏灣花園城的房子里纏綿度蜜月,還謊稱房子是租來的,向李濤“索要”房租。

半個月后,李濤結束婚假回到北京,施曉也即將回家,吳莉萍趕緊將房間恢復成施曉出差前的模樣,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從前。

和李濤相戀以來,吳莉萍也知道這樣做不道德,也想過與施曉分手,可初戀的難舍又讓她十分糾結。

憶往昔,她和施曉耳鬢廝磨,溫馨無比。雖然不及和李濤在一起激情四溢,可施曉的忠誠和堅守帶給她的穩定安然,讓她早把施曉當成了順理成章的丈夫。而李濤的到來更像久別的情人,給自己帶來新鮮和刺激,那感覺歷久彌香,回味無窮。

于是,她將兩份不舍的感情同藏心底,在與情人丈夫李濤的雙城生活中,和身邊的丈夫情人施曉一起過著“正常”的“夫妻生活”,默默地祈禱,希望時間幫自己做出最好的選擇。

11月的一天,施曉欣喜若狂地告訴吳莉萍,他們的堅守終于感動了家人。原來,施家見兒子鐵了心要和吳莉萍在一起,擔心再繼續反對下去,兒子歲數越來越大只會害了他。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