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長假期讓年輕媽媽們不堪重負:“比上班累多了!”

婚姻与家庭 2020-04-07 檢舉

這兩個月,90后媽媽陳奚萌跟小學一年級的兒子“杠”上了。一邊“吼”著上網課,一邊悄悄找心理醫生咨詢。

實際上,陳奚萌的兒子從幼兒園過渡到小學,真正在課堂學習的時間只有幾個月而已。老師在線上講課,他在本子上涂鴉,不完成作業,甚至在上課期間睡著了。

超長假期讓年輕媽媽們不堪重負:“比上班累多了!”

3月28日,武漢火車站,一名小女孩和媽媽準備乘坐地鐵。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趙迪/攝

“我把平時逛街、美甲、唱k的時間統統給了兒子!然而,他的行為卻讓人抓狂。”疫情期間,全天候陪伴兒子的陳奚萌在吐槽的同時,透露著委屈。

焦慮的不止陳奚萌一個。疫情發生后,不少為人母的女性都感到家庭教育的壓力陡增,不僅要照料在家學習子女的一日三餐,還要承擔起學校教育的部分責任。有的還吃力不討好,付出不少,結果卻導致親子關系愈發緊張,“比上班累多了”。

疫情期間,心理咨詢熱線收到不少焦慮媽媽們的求助

疫情期間,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心理精神科副主任醫師李一花和同事們忙于心理干預,接到了不少媽媽們的“求助”,已經超過300人次。

這些求助媽媽的孩子主要集中就讀于中小學階段。疫情改變了學生日常的習慣,暴露出學習、生活中的各種問題。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廣州市不少醫院開通了免費心理咨詢熱線,廣州市12355青少年服務熱線也接到了很多這種個案。咨詢對象幾乎清一色是各個家庭中的“媽媽”,但問題卻出奇的相似:“上網課玩游戲”“回答問題吃早餐”“做作業抄答案”“蓬頭垢臉”“跟家長對著干”……

不堪重負的媽媽,不僅出現心理焦慮、抑郁等問題,伴隨著還出現頭痛、心慌等情緒障礙的軀體表現,有的甚至產生輕生的念頭。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心理精神科的統計發現,這些求助的媽媽,此前基本沒有遇見這樣的問題,她們之中,大都沒有精神疾病和物質濫用史,也無其他特殊疾病史。

梁芳是廣州一家外資公司的高管,由于疫情管控,目前在家遠程辦公。一開始,她還想著因為疫情拉近了母女的距離,信心滿滿地做計劃、學做飯,誰知8歲的女兒對此并不買賬。

梁芳形容這段時間她跟孩子的斗智斗勇,比對付刁鉆的客戶還棘手。作為一名職業女性,她經常與領導同事開著視頻會議時,淘氣的孩子就在身后大喊大叫,充當背景音樂,弄得媽媽灰頭土臉,又不好發作;工作間隙又要隨時插空,切換到教育頻道,與學校線上教育同步,在班級群里完成任務打卡,跟著家長點評點贊。更讓她無法接受的是,從前在她眼中一向乖巧的女兒,有時竟會因為上課發呆,作業潦草被她批評幾句,跟她對“吼”。

把女兒寵上天的丈夫,也屢屢打擊梁芳,認為是她沒有找對和女兒的相處方式。心疼孫女的婆婆也責怪梁芳說:“你上班那會兒,孩子不知道多有規律,你這段時間倒是把孩子帶歪了。”孩子所有的錯都歸結到梁芳身上,接近崩潰邊緣的她,決定看心理醫生。

肖樺是一名小學英語教師,第一天上網課,前一夜竟然緊張得失眠了。早晨,她必須把兒子安頓在一個房間上課,然后自己先調試好設備,給自己的學生上課。第一節課,因為電腦卡殼出不了聲音而宣告失敗,她只能草草布置了作業。這時,她才想起房間里上課的兒子。

然而,肖樺管得住線上的上百號學生,卻說服不了自己的孩子要認真聽講。這種矛盾的情緒一直纏繞著她。在一旁的先生,干脆當甩手掌柜,不參與母子糾紛。他的理由很簡單,特級教師都對付不了區區一個小娃,更何況“非專業”人士了。

教育功能轉移使家庭教育問題凸顯

“以前,上課的紀律都是老師負責,疫情期間,家長分了一半老師要干的工作。”廣東省青少年兒童心理健康發展委員會主任張欣華看來,正是因為這種教育功能的轉移,使得不少家庭的教育問題凸顯出來。

“并不是媽媽管教得不好,而是教育功能不同。”張欣華奉勸媽媽們千萬別氣壞了,不是你的問題,而是“媽媽”不具備“老師”的功能。這就是家,孩子對于家的認識,“無論怎樣,你都會對我好。”媽媽太有安全感了,可以有任何“撒野”,小孩可以肆無忌憚。

超長假期讓年輕媽媽們不堪重負:“比上班累多了!”

3月28日,武漢火車站,剛剛下車的瑾涵(中)和家人準備回家。瑾涵10歲,她的父母在武漢經營一家超市。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趙迪/攝

網絡教學不同于課堂教學,孩子在缺乏同學陪伴和老師監督的情況下,更難集中注意力去堅持一整天的學習。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心理精神科副主任醫師李一花坦言,年齡越小的孩子,問題越多。因為自律性不強,就會暴露得更明顯,也增加了家長管教和監督的壓力。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