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音:《城南舊事》的作者,聊聊宅門里,統籌全家吃喝的老婆婆

佳易博覽 2020-08-07 檢舉

作者:山佳

因影片《城南舊事》,知道了作者是臺灣女作家林海音。之前,曾寫過”《城南舊事》中的英子媽:15歲嫁人,29歲守寡,如何走出山重水復”一文,對海音母親的堅強豁達,印象頗深。今天的女主,則是海音的婆婆大人張玉貞,一個舊時代的“高干夫人”,宅門里統籌全家吃喝的當家人,也是相當有梗。

林海音:《城南舊事》的作者,聊聊宅門里,統籌全家吃喝的老婆婆

公公仁虎先生(前排中座抱祖焯者),七十整壽時,全家在中山公園水榭合影。前排右一是婆婆張玉貞,左二為姨娘林曼卿。后排左一為林海音,左二為夏承楹,左三為二嫂,右四為大嫂董曼秋,右五為大哥,右二是七弟妹周國淑,右三是七弟夏承楣。

01

解放后,北京有著名四老,他們是章士釗、朱啟鈐、葉恭綽與夏仁虎。

章士釗,北洋政府的教育總長,杜月笙的首席法律顧問,后來成為毛公中南海的座上賓。

朱啟鈐,北洋政府代理國務總理,營造學社的創始人。營造學社,抗戰期間,遷往昆明,又至李莊,就是梁思成與林徽因曾經戰斗過的民間機構。

葉恭綽,北洋政府交通總長,毛公鼎的收藏者。其侄子,就是說著一口王者英語的葉公超。

夏仁虎,就是林海音的公公,舉人出身,曾任國會議員、財政部次長及國務院秘書長。

從資歷上看,海音公公夏仁虎,與上述三位,絕對旗鼓相當。尤其,老人精通詩文詞曲,民俗掌故,還有《舊京瑣記》以及《清宮詞》等作品。

可偏偏這位才華橫著溢的人物,其老伴張玉貞卻目不識丁。

01

夏仁虎,1874年生人,老家南京。他自幼聰慧,在兄弟五人中,排行老四,但他的學問事業最為突出。

夏仁虎六歲時,父親為他結了一門娃娃親,對方就是好友的長女張玉貞。張玉貞大夏仁虎一歲,可謂姐弟戀。

別看玉貞姑娘在五個妯娌中不識字,但絕對是旺夫之人。自從她嫁入夏家,夏仁虎一路高歌,從南京到北京,官是越做越大。

不光如此,玉貞還旺家,一口氣生了八個公子,一個千金。

都說,母憑子貴,八個公子環繞左右,保駕護航,想想這架勢,太壕了。

雖說玉貞成了高干夫人,但她一生不明白,丈夫究竟官做到多大?錢賺了有多少?一天到晚,她只操心要使丈夫、兒女吃飽穿暖。

民以食為天,老媽媽多么樸素的想法啊!

皇城根下,有那么多好玩的、好聽的,那么多的京劇表演藝術家。可玉貞,偏偏不會娛樂,一年就聽一回戲,七月七的牛郎織女天河配!

這不,一下子聯想到趙麗蓉與侯耀文,那著名的小品《司馬光砸缸》了。

玉貞還一年就打一回牌,三十晚上的對對兒和!其余全是忙吃的。

雖說老太太不認字,卻有她自己的生活態度和人生觀,她說:“要飽早上飽,要好祖上好。”所以,她從早上起來就忙吃的。

林海音:《城南舊事》的作者,聊聊宅門里,統籌全家吃喝的老婆婆

02

夏承楹,是八個兒子的老六,人稱“夏六”。

八個兒子,每人分配有自己的房間和老媽子。承楹住在正院東面的小樓上,里外三間,都歸他一個人使用。

林海音與其談戀愛時,常上永光寺街夏家去玩。

夏家院子里,花木扶疏,有許多馬纓花、白丁香。春天一到,西院里的那兩棵白丁香,就開滿白色小花,風景怡人。

院子里,還有葡萄架和藤蘿花,玉貞作為宅門女主人,便指揮仆人們摘下花、洗干凈,做藤蘿餅吃。

想想看,就誘人,自家的花,自家的廚師,自己加工,多衛生啊!

每次,只要玉貞知道老六的女友來了,要留下吃飯,就會登上一只小板凳,親自打電話叫“天福號“送清醬肉來添菜,或告訴廚子多做兩道菜,招待林小姐。

其實,打電話訂餐一事,完全可以交付他人,但玉貞就是這么親力親為。一方面,是對兒子的愛;另一方面,也是表示對海音的重視。

不過,老太太會有這種心機嗎?當然,最能看出的是,玉貞一點兒高干夫人的架子都沒有,跟平常媽媽一樣,就是這么接地氣兒。

林海音:《城南舊事》的作者,聊聊宅門里,統籌全家吃喝的老婆婆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