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她是喪夫獨居病弱的孤女,他忍不住心動,趁酒醉偷得一吻

每天讀點故事 2020-12-21 檢舉

故事:她是喪夫獨居病弱的孤女,他忍不住心動,趁酒醉偷得一吻

本故事已由作者:花下客,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趙長風跟在他師父鐘盡歡后面算過幾年命。

他師父是個人物,驚霜閣六把交椅之一,五國七十二州所有收集的消息都要過他師父的眼。

聽上去似乎挺厲害,但鐘盡歡從來都敲打著趙長風,讓他謹記算命是主業,驚霜閣那些破事兒才是副業。

不過是人生太過無趣時可以拿著那些消息打發打發時間,供自己樂呵的。

譬如某官員的小妾紅杏出墻,哪家公子哥賭輸了錢把老婆給押了出去,亦或是某青樓的花魁其實是男扮女裝的感情騙子。

這些事兒都只有鐘盡歡知道,還總能靠這些消息招搖撞騙撈上一筆錢。

所以趙長風跟在鐘盡歡后面那幾年,鐘盡歡大部分時候就是擺個攤子在那算命,有生意的時候口若懸河,夸夸其談,沒生意的時候就擱那看美人。

趙長風算命的本事沒學多少,騙人的本事倒學了個十成十。

當趙長風看透鐘盡歡是騙子的本質后,也再不想學那些占卜八卦之術,直接屁股一拍撂挑子走了人。

自請去千里之外的長州負責那地兒的情報去了。

趙長風離開洛陽那年二十歲整,鐘盡歡也不過才三十幾歲,逮著他腦袋就是一下,罵他是個狼心狗肺的混崽子。

他沒什么表情的拿起包袱,頭也不回的離開,留給鐘盡歡的最后一句話是:“老東西,把你這吐不出象牙的狗嘴閉上。”

驚霜閣在長州的主要據點是業城桑平縣的一間茶樓,不算顯眼。

趙長風這人憊懶的多,但他一向致力于砸鐘盡歡的招牌,也擺了個攤子擱茶樓門口算命,羅盤龜甲一個不少,自稱是洛陽城里那鐘神仙的徒弟。

趙長風占卜之術是個半吊子,往往算得什么他就說什么,這卦象還不一定準。

今日一人算命術,言他多災多難,坎坷不平,明日依舊是同一人來算,趙長風不僅沒把人認出來,看著卦象張口便來一句,平安順遂。

于是,趙長風被人揍了。

趙長風還了手,自己毫發未損,還打斷了那人的腿,當天便被抓進了牢子。

他蹲牢子當天,消息就傳到洛陽,趙長風是驚霜閣的,上面在第二天便要求放人。

像趙長風這樣的情況,大多官員碰到了便以為這是個關系戶,奉承討好尚來不及。

可趙長風遇到的偏偏是趙姝。

大瀝是女帝治國,民風還算開放,女子為商做官都是常事。

趙姝是桑平縣的縣令,一個女人,還是個病秧子。

趙姝來的時候,身后只跟了兩個衙役,沒有穿官服,一身月色衫子,外罩黑色披風,極瘦,因而顯得衣服也空空蕩蕩的,長發未綰,就用發帶松松扎著,眉目覆了層寒霜,不聲不響的隔著欄桿盯著趙長風。

背脊瘦削,病骨支離,卻難掩一身傲氣。

趙長風大概猜到什么,緩緩站起,嘴賤的病兒又犯了,就這么歪著頭瞧面前的人,忽然來了句:“大人這面相我見的甚少,由我給大人算上一卦,如何?”

對面的人沒什么情緒的點了頭。

趙長風不動聲色的盯著趙姝瞧,緩緩開口:“看大人的面容,是個短命相,注定活不長久。”

這世道不會允許趙長風這樣的混蛋橫行霸道,趙長風哪怕上面有人,在來桑平縣后,不僅蹲了牢子,還因為在趙姝面前口出狂言,挨了頓板子。

2

趙長風在床上養傷,閑得無聊,派人去查了趙姝。

趙姝的過去一片空白,趙長風得來的只有短短幾行字:

趙姝,字以容,青州襄陽人,鄉試會試皆名在第二,元和六年,及殿試,落名榜末,封縣丞,外放長州永平縣,為官三年,清慎自守。

但凡動用驚霜閣,趙姝是哪路的牛鬼蛇神,趙長風都能查出來,可趙姝的過去明顯被刻意掩蓋過,只有這么簡單的幾句話。

第二次見趙姝,趙長風已經將長州這兒的消息全盤接手下來,他無聊時依舊算命,打著鐘盡歡的招牌,氣煞過不少人,也因為一副好相貌,招來過不少姑娘。

桑平縣向來安穩,適合養老。

沒人的時候,趙長風歪著頭打瞌睡。

趙姝在他面前坐下時,趙長風還在睡覺,直到面前人敲了敲桌子,趙長風才猛地驚醒,抬眼便瞧見了趙姝。

兩個人都面無表情的瞧著對方。

趙姝今天氣色好上一點,涂了唇脂,上了胭脂,掩去病容,可這副身子骨仍然瘦的明顯。

“趙先生,算卦嗎?”趙姝拿了錠銀子放在桌上。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