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個角色就讓人怕了20年:真正的演員,絕不是從綜藝里誕生的

一條 2020-01-08 檢舉

鄧麗君去世的時候,我那天知道消息以后,到唱片店就把她所有的唱片都買了下來,雖然有些我本來就有。

他一個角色就讓人怕了20年:真正的演員,絕不是從綜藝里誕生的

馮遠征和德國恩師梅爾辛

他一個角色就讓人怕了20年:真正的演員,絕不是從綜藝里誕生的

1990年冬天,馮遠征和朋友們在柏林墻前(右三)


在德國的時候,在我最糾結的那半年里,天天聽的是張雨生、周華健的歌,聽得最多的是《天天想你》和《我的未來不是夢》。

只要我現在聽到這兩首歌,一下能夠把我拉回到那個世界,我在柏林的地鐵上,咣當咣當的,在那兒思考是回北京還是留德國。

最懷念的是小時候。其實我有一段干校生活,對家長來說是非常苦。父母經歷了批斗,但是那段時間對我來說是陽光燦爛,我沒有看到貼大字報,我沒有看到斗人。我是在廣闊天地,農村的環境下長大,學會了摸魚,學會了各種農作物。

以至于我在拍《老農民》的時候,他們說體驗生活,我不用體驗,我有5年的農村生活。所有的農活我都會干,包括種菜、種稻子的規律,我都能說出來。

我7歲到12歲的經歷,反而造就了我今天為什么能吃苦,造就了我今天做演員,還能夠對生活很熱愛。這個經歷確實是讓我能夠受用終身的。

他一個角色就讓人怕了20年:真正的演員,絕不是從綜藝里誕生的

1979年冬,馮遠征在跳傘塔前

年輕時的選擇都帶有賭博性質

我出生在北京一個軍人家庭,父親曾是空軍首長,上頭還有3個哥哥。

部隊大院里的生活很優越。日子和《陽光燦爛的日子》里描述得一樣。我三歲就學會游泳,七八歲學滑冰,我有三個哥哥,他們有不同尺寸的冰鞋,我長到哪個歲數都有冰鞋穿。

念高中的時候,趕上80年代文體復興,那個時候需要大量體育人才,但是從小培養來不及,所以他們就到各中學去找,當時我是被教練挑中去跳傘。

其實我開始不愿意去,因為我想好好學習。我數學特別好,就想當搞哥德巴赫猜想的陳景潤。但是老師逼著你去,你不去也不行,服從命令聽指揮。

跳傘塔在北京,就六七十米高。但是上去以后會覺得很高,因為看底下的人就像螞蟻這么大。從上頭跳下來的話,大概7~8秒的時間就落地了,腎上腺素一下就迸發了。第一次跳傘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一發不可收拾。

后來就寒暑假都去集訓了,參加全國比賽。我們當時是北京108中,1978年參加全國比賽就是全國的冠軍,蟬聯了4年。

就跟現在小孩為了買手機賣腎似的,當時就是喜歡。高考都不重要了,就沒去參加。

結果專業隊還是沒進去。別老覺得我被打擊得睡不著覺,沒有。我們這一代其實自我批評的能力特別強,我就覺得是我自己的問題,就只能接受事實。

他一個角色就讓人怕了20年:真正的演員,絕不是從綜藝里誕生的

馮遠征的第一部電影《青春祭》飾 演任佳

我就去拉鏈廠做臨時工,結果被文藝青年帶著搞文藝,就很喜歡,這是我的終身職業。沒有想未來,因為大家都差不多,除了萬元戶以外,大家都掙得差不多,那時候的人簡單。

我幼兒園念的是北空空軍的一個幼兒園,現在藍天藝術團的前身。小時候我印象最深的是,經常會去人民大會堂給外賓跳舞、唱歌。經常什么爺爺就上來了,現在想想就是周總理、毛主席。

演出結束我們回到幼兒園后,就會給我們發面包,發紅豆粥喝。然后就盼望著。可能是小時候種下一片小種子,但也沒想那么多。

年輕時候做的決定都不是深思熟慮的,帶有賭博的性質。

他一個角色就讓人怕了20年:真正的演員,絕不是從綜藝里誕生的

保爾柯察金是我的偶像

我沒考上專業隊在家待業的時候,是最迷茫的時期。

每天就看書、聽英語。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想學英語,也沒想出國的事,聽半天也沒有學太會。

我們家書特別多,那個時候恢復了好多印刷,像《紅樓夢》、《水滸傳》和《三國演義》,包括一些外來的西方的世界名著。我父母特別支持我哥哥買書,我也就跟著買書。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