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夜給了男友弟弟自己竟不知情

虛擬人物 2016-07-12 投訴

十八歲的時候,我偶然得知一個秘密,哥哥是父母抱養的。這我年輕而叛逆的心十分嫉妒。哥哥聰明、帥氣、聽話,人見人愛。父母每天在我面前誇他,讓我向他學習,才會有好的前途。

可我不那麼認為,我覺得哥哥沒父母說的那麼好。我從小到大穿哥哥穿剩的衣服,用他用過的文具和書包,與他相比,我覺得自己更像一個抱養的孩子。面對這樣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人,他爭了我那麼多的愛,我恨他,卻又總想模仿他。

我的第一夜給了男友弟弟自己竟不知情

崇拜哥哥的女孩很多,經常有女孩子委託我把情書捎給哥哥。後來哥哥喜歡上了一個叫曼雅的女孩子,她清秀而美麗,我也特喜歡。為了她,我決定和哥哥和好,希望他們約會的時候能帶上我。哥哥答應了,卻並不是每次都帶,他不帶我的時候,我就偷偷地跟蹤。

有一次,哥哥拉著曼雅飛快的來到一個拆遷的破房子裡,他們躲在一個破舊的角落裡,瘋狂地接吻,哥哥的手在她的身上不停地遊走,我看得面紅耳赤,身體里仿佛有一股熱流讓我躁動不安。

可就在這個時候,曼雅抓住了哥哥的手,喘氣說:「不行,這樣不好。」哥哥問:「為什麼?」「我還沒準備好,媽媽告訴我說,女人最寶貴的東西一定要留到結婚那一天,」曼雅說。「我會娶你的。」哥哥說。任何哥哥怎樣花言巧語,曼雅就是不同意。此時我心裡湧起一股快意。

趁哥哥不在的時候,我對曼雅噓寒問暖,漸漸地取得了曼雅的信任,我知道她是希望從我身上多了解哥哥。有時我故意給曼雅說一些哥哥的糗事,沒想到 曼雅卻說:「真的嗎?我並不介意你哥哥有這樣的缺點,最好他的缺點多到只有我能容忍,這樣就沒有別人打他的主意了,好弟弟,你告訴我,是不是有很多女孩給 你哥哥寫情書。」我說是。曼雅的眼神黯淡下來。

有一天,曼雅眼睛紅紅地告訴我說:「有個女孩向我發起挑戰,要跟我爭你哥哥,她說她敢跟你哥睡,問我敢嗎?」我很想告訴曼雅,我也愛她,會一心一意對她好。但是我不敢,我怕拒絕,更怕輸給哥哥。

我只有違心安慰她,放心吧,姐姐,我哥只喜歡你。曼雅歡喜雀躍。可我哥很快要當兵了,他的夢想是做一名將軍。想到要和曼雅分 開好幾年,他怕中間有別的變故,會耽誤了曼雅,所以決定和曼雅分手。他不敢直接面對曼雅,他讓我去說。

我的第一夜給了男友弟弟自己竟不知情

我沒有告訴曼雅我哥的決定,倒是曼雅先問了我,她說你哥考軍校,是不是打算和我分手?我說,不可能,哥哥說希望你等他幾年,時機成熟就來接你。曼雅流淚了。她的眼淚刺激了我。一直以來我都特別關心她,可是她的眼淚沒有一滴為我而流。

那個夜晚,我潛入曼雅的房間。我拉上窗簾,以防月光照見我。我吻她,她激烈地回應,她把我當成了哥哥。我不敢說話,用火熱的唇堵住了她的嘴。我 吻遍她全身,細心溫柔地占用了她。事後她說,軍,我愛你,以後我就是你的女人了,無論你走到哪裡,都要帶著我。我沒有說話,拍拍她,讓她睡覺。

我沒有想到一時的衝動,竟完全摧殘了一個女人一生的幸福。哥頭也不回地走了,沒有給曼雅打一個招呼。曼雅失魂落魄,她認定哥哥騙了她,然後一走了之。

然後很長時間,曼雅都沒等來哥哥的任何消息。她不明白,那個晚上,哥哥要了她,為什麼還這麼絕情。她開始工作時分神,甚至一度精神失常,天天喊著哥哥的名字。出院後,她找到了哥哥的部隊,找到哥哥的領導,對他們說:「我是張軍的女朋友,今生非他不嫁。」

他們到底是結了婚。可是新婚夜哥哥發現曼雅已經失去處女身,他沒說什麼,只是深深的落寞。他們用法律捆綁在了一起,但各自並不幸福。

曼雅沒有得到她要的愛,日益變得嘮叨、神經質,哥哥漸漸有了別的女人,曼雅把哥哥告上法庭,哥哥被不對開除。哥哥回到地方經商,竟然很成功。成功後身邊的女人更多了,曼雅死活不同意離婚,每次哥哥一提離婚,她就拿刀在手腕上劃。

我現在已經不敢去他們家,怕看到他們的戰爭。因為我知道,這些都是因我而起,只要我不說出真相,他們之間的誤會永遠消除不了。我的心像上了重重的枷鎖,今生不得安寧。

點擊贊每天能收到更多優秀文章,請按贊!
您可能喜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