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床底找手機時,竟摸出朋友女友的屍體!驚嚇之餘報警,才知道令我惡夢連連的真相……

小喂哥 2016-06-16 投訴

凌晨2點,樂清的一間出租房內,陳某獨自躺在床上看電視,這時手機不小心滑到床底,他側下身,伸手順著狹小的床縫在床底下摸索手機。

然而,摸到的竟然是一隻冰冷的手!移開床墊,下面藏了一具女屍。而之前,他在這張床上睡了兩個晚上!

我在床底找手機時,竟摸出朋友女友的屍體!驚嚇之餘報警,才知道令我惡夢連連的真相……

這具女屍是誰?她究竟是怎麼死的?昨天上午,樂清公安召開新聞發布會,經辦民警為我們講述了此案偵破的全過程。民警遠赴緬甸追捕嫌疑人王某的時候,更是遭遇驚險一幕:遭遇當地武裝人員用槍指頭!

老鄉走前特意叮囑 將空調溫度打到最低

9月25日凌晨2時許,樂清市北白象鎮創新路附近的一間出租房內,貴州小伙陳某正在房間看電視。這時,他的手機不小心滑到了床底。陳某側著身子,順著狹小的縫隙伸手到床底找手機。

忽然,他的手碰到了一個冰冷有彈性的物體。半是疑惑,半是好奇,陳某又伸手去摸,他被嚇出了一身冷汗:那個物體,分明是一隻冰冷的手!

他壯著膽子挪開床墊,呈現在陳某眼前的,是一具年輕的女屍!

樂清警方經勘察,床底的女屍頸部有勒痕,初步推斷為他殺,且至少已死亡30小時以上。

陳某認出,這名女子是老鄉王某的女友夏靜(化名)。

原本,這處出租房是陳某和王某事發前幾天一起租的,王某和女友睡裡間,陳某則睡在外面隔間。

9月23日上午,王某打電話給陳某,說自己有事要去上海,因為和女友吵架了,他把女友送到白石一親戚家待幾天,讓陳某這段時間睡到裡面的床上。

陳某稱,王某平日裡有些不修邊幅,可在離開前卻將房間打掃得十分乾淨,特意拖了地,整理了床鋪,連衛生間都清洗了一遍。

「他還特別叮囑,務必要將空調溫度打到17℃,以防止放在屋內的化妝品壞掉。」陳某說。

異國追兇 遭當地武裝人員用槍指頭

很明顯,王某有重大作案嫌疑。樂清市公安局成立專案組,偵查該案。

經過調查,警方發現王某並未去上海,而是在9月23日當天下午2點,乘飛機去了雲南。在雲南警方協助下,民警發現,王某2天後在雲南隴川縣出現過。

民警立即趕到隴川,但王某已不知去向。經過2天走訪,民警獲知,王某很有可能越境逃到了緬甸邊境特區克欽邦。這下,麻煩可就大了。

位於緬甸東北部的克欽邦與緬甸政府正處於對立狀態,常有武裝衝突,治安形勢十分緊張。

為避免不必要的爭端,民警謹慎地沿著邊境走訪排查,繼續追捕王某。

10月2日上午,警方終於得到一條重要線索——王某藏匿在緬甸克欽邦邁扎央。民警深知當地形勢的複雜,「我們當時確實有些擔心,但決心也很大,決不能讓嫌犯逍遙法外。」

多方努力下,追捕民警得到了緬甸警方的配合。

「我們在當地沒有執法權,那裡到處都是帶槍的武裝人員。」追捕組民警金警官說起驚險一幕,「當緬甸警方將手銬銬在王某手上時,當地武裝人員不知緣由,將我們團團圍住,還把上了膛的槍對準了我們的頭。」好在,在當地警方的解釋下,才化解了這一危機。

姐弟畸戀 引發一場命案

王某今年28歲,比女友夏靜小7歲,貴州人。

說起來,王某和夏靜還是一對姐弟——他們的父母離異後,帶著各自的孩子重新組建了家庭。夏靜已婚,但婚姻生活不幸福。今年7月,正當姐姐因自己的不幸而絕望的時候,王某送上了超出姐弟關係的關心和幫助。慢慢地,兩人漸生情愫,最終成了一對戀人。

那段時間,兩人一直待在樂清,但王某一直沒有找到合適工作。經濟拮据的狀況,讓夏靜頗為不滿。三番兩次對王某數落責罵後,夏靜提出了分手。

王某不想鬧僵,一直忍著,直到9月22日那天。

這天是王某的生日,王某帶著夏靜到外面吃飯。期間,夏靜接了一個男人打來的電話,話語間滿是曖昧,這讓王某十分不滿。

兩人爆發激烈爭吵,不歡而散。

這天午夜,夏靜給王某打電話,要求解決兩人之間的糾葛。在出租房,兩人再次爭吵。這時,那個男人又打來電話。王某被徹底激怒,他搶過電話一頓臭罵。

「你在外面有男人?」掛掉電話後,王某責問夏靜。「我在外面找男人,關你什麼事?」夏靜不依不饒。

王某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掐住了夏靜的脖子。

「有本事你就掐死我!」性格剛烈的夏靜毫不示弱,她以為王某終會放手。不過,被憤怒沖昏頭腦的王某沒有鬆手,反而越掐越緊。

藏好屍體後,王某落荒而逃。但他沒想到,就算逃到了國外,他還是未能逃脫民警的追蹤。

您可能喜歡的